八秒书馆>穿越历史>鳏夫营飞出的金凤凰 > 4 离开鳏夫营
    希文是秦时的书童,也是贴身伺候一起长大的小厮。

    风国没有奴仆,只有长工,成年后同样要嫁人,或者去军队。

    希文嫁的妻主就是秦家庄子里面一个长工的女儿,因为秦时二嫁,所以并没有跟过来,而是在家里伺候。

    现在人都要走了,秦义就把人带了过来,七个长工契书,就是那女子一家,希文自然跟着。

    家里有人打理,妻主有人伺候,秦时确实没了顾虑,笑呵呵的接了银笙香不愿意要的房产地契,恭恭敬敬的把秦义送走后就招呼守在门口的长工们进来搬东西。

    银笙香没有一点家产,孑然一身,此时屋里虽然同样简洁,可所有的东西有九成九都是秦时的嫁妆。

    来了四辆马车,可实际上,一辆都没装满。

    从小苦惯了的银笙香并不觉得穷酸,反而还什么都舍不得,自己那破烂不堪一点不保暖的结块棉被都不舍得扔的给带着了。

    秦时不愿要,可这种事还不值当反驳,所以面色不改的卷起来塞进车厢。

    前往新家的路上,马车里面的秦时重新将那份被数次揉成团的书信还给银笙香,笑道

    “妻主留着吧,别一会在让我给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希文是秦时的书童,也是贴身伺候一起长大的小厮。

    风国没有奴仆,只有长工,成年后同样要嫁人,或者去军队。

    希文嫁的妻主就是秦家庄子里面一个长工的女儿,因为秦时二嫁,所以并没有跟过来,而是在家里伺候。

    现在人都要走了,秦义就把人带了过来,七个长工契书,就是那女子一家,希文自然跟着。

    家里有人打理,妻主有人伺候,秦时确实没了顾虑,笑呵呵的接了银笙香不愿意要的房产地契,恭恭敬敬的把秦义送走后就招呼守在门口的长工们进来搬东西。

    银笙香没有一点家产,孑然一身,此时屋里虽然同样简洁,可所有的东西有九成九都是秦时的嫁妆。

    来了四辆马车,可实际上,一辆都没装满。

    从小苦惯了的银笙香并不觉得穷酸,反而还什么都舍不得,自己那破烂不堪一点不保暖的结块棉被都不舍得扔的给带着了。

    秦时不愿要,可这种事还不值当反驳,所以面色不改的卷起来塞进车厢。